米羔不是糕

【鬼使黑白】遗忘

*鬼使兄弟

*假设鬼使黑被清除记忆

*OOC有


「你好,以后你就要替我接任鬼使一职了。」鬼使白微笑着递出手,内心不断对眼前的人产生强烈的熟悉感,

「哦,你好。」鬼使黑回握鬼使白的手,脸色却不怎么好看,

「怎么了?刚来冥府不适应吗?」轻轻松开对方的手,鬼使白手心仍残有他的冰冷,说来奇妙,明明都是已死之人却因成为了鬼使又能行动,不同的是心脏再也无法跳动、温度已经成了无法理解的词汇,

「没有,只是觉得......」鬼使黑看着刚刚握手的掌心,「忘记了我一辈子也不想忘的事情。」

「没办法,这就是代价。」鬼使白无奈一笑,想起刚见到鬼使黑的亡魂时不断对着他喊弟弟的模样,不过现在的鬼使黑肯定不记得了,正如他对自己向前任鬼使提了什么要求毫无印象一般──至少最后是鬼使告诉他的,

「你说过,我是要向虐待自己的亲人报复对吧?」

「没错。」是的,鬼使白没有告诉他关于弟弟的事,他也不知为何选择瞒住了,就是有种怕被揭穿伤疤的感觉促使他这么做,

「......你没多久后就会去投胎吧。」鬼使黑沉默良久,不再将焦点放在生前的事上,

「是啊,指导你一阵子后就会去投胎转世了。」鬼使白应该为可以摆脱长久以来的孤寂而感到开心才是,但此刻他只觉得沉闷,

「总觉得有些不舍呢,就像我们是好不容易相聚的旧识却又要马上分离一样。」鬼使黑嘴角扯出勉强的弧度,让鬼使白吃惊的是他也有相同的感觉,

或许......他们生前相识?

不过这是个没人可以解答的问题。

直到鬼使白要转世前回头看了鬼使黑一眼,那种怀念感依旧没有消失,心里只是不自觉的想着那天鬼使黑所喊着弟弟的模样,那个终于重获至宝的样子,像是在对鬼使黑说又像只是在自言自语的默想着,

「又要再次错过你了吗?」

「可是,你究竟是谁?」

「你是我的......」

「哥哥。」

「欸?」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