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羔不是糕

【鬼使黑白】我资深劳工我好累

#鬼使黑白

#现代paro

#OOC注意

#鬼使黑视角

「说起来,我也在这个部门工作很久了,我也没有出差错过,升职什么的很合理吧!」我拍着桌子对着眼前成熟美艳的女人吼着,

「不准对阎魔总裁这么说话!」一旁一年四季、室内、室外总戴着墨镜让人怀疑他是否其实是瞎子的男人怒斥,

「判官,没关系。」阎魔勾起嘴角摆手示意一旁的男人不必插手,「我喜欢有话直说却不胡说八道的人。」

对方沉稳有威严的口吻让我反而有些慌了,不过她口里的不胡说八道证明了她的认同,升职一事估计有望!

「首先,你确实没出大错过,工作能力也有一定的程度,也算公司里的老前辈。」阎魔靠着椅子翘起所有人公认的第一美腿,「不过,你时常能偷懒就偷懒,工作态度不积极,所以......」

借口,都他妈是借口。

我是会偷懒没错啦,但是我可不认为全公司上下只有我一个会如此,说穿了还不都是因为我们部门缺人手罢了,绝对不能没有我,

这个工作虽然有很多大小事务要处理,不过当初因为这间公司薪水挺高就应征了,现在想想当初就不该选这个员工少得可怜的部门,据说因为人少工作难让许多人递上了辞呈,能撑到现在的我也是不容易啊。

偏偏留下的同事们都是怪人。

像是我隔壁的孟婆,除了有点过动常常跑去跟别人赛跑外工作挺认真的,再来非得提的一点就是对自己的厨艺过于自信,时常熬汤给大伙喝,

我承认她的汤确实好喝,也有自信的本钱,就是加了过多的酒,又因为精湛的厨艺让人喝个不停,导致大伙宿醉隔天起来头痛欲裂,忘记昨天发生什么事都是正常的,但要是有人拒绝喝汤她会强灌的,下场更惨。

噢,顺带一提,她熬汤的锅子还有名字的。

叫牙牙。

再来孟婆隔壁的山兔,和孟婆赛跑的那位,上班时间总是带着一只青蛙,名字好像叫魔蛙,常常逗那只青蛙逗得忘记工作,总是积欠一大堆事情,做为老前辈的我只能帮她擦屁股了,如果当晚有夜市的话还不给加班,理由是她要去套圈圈,叫她不准把青蛙带来还会又哭又闹的,着实让人头疼。

最过分的是还会笑我的蝴蝶结,喜欢蝴蝶结难道错了吗?!

死兔崽子还拉坏我好几个蝴蝶结。

我觉得我们部门迟早要完的啊。

怪不得阎魔那个死老太婆不肯调走我。

「黑羽,明天部门有新人哦!」山兔盯着青蛙到听见我的开门声后抬起头说,

「不要玩青蛙!好好工作啊!今晚还有夜市,你给我在晚上之前处理完!」

「欸......」山兔颇不高兴的瞪着我,嘴巴翘得老高的放下青蛙,「说过多少次了,是魔蛙先生!」

那才不是重点好吗!!!

算了,这么多年也纠正不过来了。

「是什么样的新人?可靠吗?」如果有个特别能干的家伙在就好了,不过通常愿意在我们部门常驻的不是怪人就是怪人,除了怪人还是怪人,

「谁知道呢。」山兔没有听出我的话背后隐藏的无奈。

「黑羽,帮我看下这个。」孟婆依旧没有从紧盯着的电脑中抬头,只是开口叫唤了我的名字,

「噢,好。」

「黑羽,新人就交给你带了。」孟婆理所当然的指着一张没人使用的空桌,而不一样的是今天上面摆了陌生的包包与水壶,

嫌麻烦的我正想开口埋怨,一想起自己毕竟还是最资深的前辈,只能硬是咽下了这口气,

「是个漂亮的新人呢,山兔带着他去参观一下公司了。」孟婆无所事事的伸了个懒腰,随后兴奋的奔了出门,

「这是打算在新人面前赛跑吗?」我内心千百个无奈,顿时感到头疼的坐在黑椅子,全身的力量倚在靠背上,用脚蹬着地板旋转几圈,

照这么说,还是个女新人吗?

「您好,我是从今天开始在这里工作的员工,我叫月白,请多指教。」一头米白色长发随着鞠躬的动作滑落脸颊两侧,修长的手指赶紧将发丝拨向耳后,抬起脸来果真是个美人,不过让我盯得目不转睛的主因并不是长相,

「弟弟!」我回神过来双手就已经紧抓着对方了,从他眼中映照出来的自己满脸激动的模样,

「你是......我的......?」对方满脸困惑,开口略显犹豫,

「哥哥啊!我是你的哥哥,黑羽!」我自己都听得出语气中难忍的情绪,

「不好意思,您是认错人了吧。」月白像是突然理解似的松下一口气,

「不会错的!你是我的弟弟啊。」我手抚上对方的脸颊,这张出现在我记忆中无数次的面孔我是绝无认错的可能,「你跑去哪里了?一声不吭的失踪这么多年,我早就死心的认为你已经......过世了,但想不到你又再次出现在我眼前。」

「......抱歉,我对于之前的事情没有印象,出过一点意外的缘故。」月白稍微别开脸,好像对我突如其来的亲近略微反感,意识到自己失礼了的我收回双手,

「意外?什么意外?」

「我也不记得了。」月白眸中黯淡了几分,眉头皱在一起,仅仅透过表情都能感受到他的纠结痛苦,

「好了,你也别苦着一张脸了,我们还是能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,你说是吧?」

对我而言,没有什么比弟弟还活着更重要了。

「黑羽,过来一下。」判官打开办公室门对着我招手,「阎魔总裁有话要我代传,」

「啊?干嘛啦?」每次看见这个家伙准没好事,听见那老太婆的名字加深了我不祥的预感,

「阎魔总裁准许你升职调动一事了。」

这可真是意料之外的消息啊,我明白了,因为月白的处理能力很好,也就是我们部门有了个顶替我工作的替死鬼了,

「这还真是件好事呢。」我紧盯那家伙总是不苟言笑的面容,「但是我拒绝!」

「......你说什么?」判官的语气与其说是质问,不如说是难以理解更接近点,

「我说我拒绝,我要留在这个部门。」身为哥哥的我当然要留在这个鬼地方陪着弟弟啊,

「我会去向阎魔总裁报告的。」判官看了我一会儿转身离开,如果看得见他墨镜之下的双眼,那应该会是看待怪胎的眼神吧。

「弟弟,我看你总用这种水壶,品质不大好,我给你买了这种。」我将长方体的盒子放在月白桌上,

「......谢谢。」月白扫了我一眼,点头后继续专注眼前的工作,

经历几日称呼弟弟后,他总算放弃纠正了,让他叫我声哥哥指日可待!

不过他好像很介意自己失忆的事情,不过我觉得维持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,

「这黑羽什么时候这么细心啦?还这么献殷勤,怪了怪了。」山兔斜睨着我,低声的言语一字不差的传入我耳中,

算了,就当是对我的夸奖吧,

「早安,大家都在啊~熬了锅汤想让大家尝尝,月白是第一次喝吧?别客气!」孟婆径自拿了汤碗盛汤,小心翼翼端至月白眼前,

「弟弟不!!!!不要喝!!!!!!有毒的!!!!」

「蛤?黑羽你竟敢说我的汤有毒!!!」

-end

评论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