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羔不是糕

【宝石之国】记忆

*大概是冬巡组、微帕露

*与漫画后续剧情无关(类似平行世界)

*时间点大概为一千年后




「随着时间你身体的裂缝越来越大了呢。」露琪尔正检查着法斯的身体,身体上布满碎裂被合金填上的缝,「每次掉的量不多,但是千年下来累积的量可真不少。」

「是这样吗?」法斯低头看着自己几乎被合金的色泽占据的身体,「有影响吗?」

「记忆方面多少会有点,不过我们本来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忘记某些事情,影响应该不大。」

「那就好,谢谢你,露琪尔。」法斯将衣服穿回去,露琪尔想起以前法斯总是庸医庸医的叫,不过不知何时再也没如此称呼了,具体时间他也不晓得多久,

「帕帕拉恰上次醒来是很久的事了吧?」法斯看着马上转身继续处理帕帕拉恰部件的露琪尔随口问问,

「是的,超过一千年了。」露琪尔眼眸黯淡,手上的动作也无力许多,

露琪尔的医术又比以前更加精湛,却始终唤醒不了帕帕拉恰,也研究不出问题所在,在一次次的失败当中早已不抱信心,却依旧不放弃的尝试治疗,

有人曾经听过夜晚露琪尔趴在帕帕拉恰的旁边低语着,似乎是些对于自己的无力灰心丧志的话语,言语间满是愧疚以及悲伤,

「啊,抱歉。」发现自己似乎失言了的法斯垂下头,没有得到对方任何回应后仔细端详着沉睡已久的老前辈,此时法斯感觉他仿佛只是绪之滨那夭折的石头,不曾被赋予生命似的,单纯只是一具经老师之手雕刻的艺术品,

上次和帕帕拉恰对话的内容是什么呢?早就抛在千年的岁月中磨尽,不着痕迹的化为粉末,被名为时间的微风吹散,

不过,也或许是被那些剥落的碎片遗弃罢了。


法斯望向户外,秋意早已染上大地了,

「冬天也快到了呢。」一提起冬天内心就泛起无名的悲伤,寻不着源头及理由,

「今年也麻烦你了呢。」露琪尔随口应答,手上的动作依旧敲响着,

法斯晓得他指的是冬巡的事,不知道从何时而起他便开始在冬天里警戒着月人,总觉得是自己的义务而坚持留守白雪中,

不过,最初是什么理由开始冬巡的?


在法斯的记忆中抓不着头绪,内心暗暗想着莫非合金导致剥离的碎片真有那么大影响?

说起来,这双合金手又是怎么来的?

法斯盯着金色、厚实却又柔软的手,那是本不该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材质,有些向下流的合金透漏了主人的迷惘,

「露琪尔,你还记得为什么我会弄丢自己的双手吗?」


这回真的把对方惊呆了。

敲打的动作停住,惊愕的目光停在法斯身上许久,

「你......不记得安特库......了吗?」露琪尔难以置信的表情与困惑迟疑的口吻同步,

「安特库是......」

「谁啊?」


「安特库」似乎是个比冬天更禁忌的词汇,一提起便在法斯心中掀起海啸,情感淹没了思绪,却怎么也想不起名词后面代表的对象,

似乎真的忘记了很重要、很重要、很重要的事情了。


秋去冬来,踩上的脚印很快会被白雪抹尽,再也寻不着踪迹,形容不复存在也许更准确点。


记忆亦然。
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