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羔不是糕

【阴阳师】谜样的心声语录

注意:崩坏、OOC有!

含有微量的鬼使黑白





大天狗:我有个梦想,就是躺睡。


吸血姬:不要再问我月经来了怎么办,很烦。


鬼使黑:我去了趟骨科。


小鹿男:你真的想看我跳舞吗...?


雪女:你才假奶,你全家都假奶。


黑晴明:不要再拿着卸妆水对我了!化妆很麻烦知不知道!!


般若:别找我去帮两面佛剥脸!别再叫我当整型医生!也别再摸我的腿了!!


判官:别拉在下脸上那块布!


两面佛:若是可以,我希望远离叫返魂的东西。


妖刀姬: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内裤一脱比你还大。


黑童子: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。


管狐:你的辉夜姬在我手上,但是我不想给你。


晴明:这黑脸,天生的。

 

桃花妖:别再问我会不会跌倒了。


一目连:我从不后悔去拯救那些人们,这是神明的职责啊。


丑时之女:不是很明白看你们为什么想看我跟黑童子在同个场上。


食发鬼:说要帮我理光头的,你过来。


青坊主:失礼了,请让贫僧超渡你。


凤凰火:严禁雪女及雨女靠近。


跳跳哥哥:别扯我头上的箭了,痛!


海坊主:我对你的爱就如潮水。


青蛙瓷器:有种和我赌博,我保证不耍老千。


雨女:问我除了哭还会什么?我还会洗掉你的buff。


八歧大蛇:你明白每天被打几百次的感觉吗?


茨木童子:论女装技巧,你还差得远了。


博雅:看得我都想射了.....弓箭。


青行灯:你想听故事吗?那我应景一下说个鬼故事吧,我不会到你家。


荒:海水的冰冷,我不想再去体会一次了。


九命猫:你都不会怀疑我死的次数超过九次了没吗?


童男:一群我在你家门口互相复活你怕了吗?


阎魔:沉默是金。


妖狐:突两下是我的错吗?全都赖在我身上对吗?


荒川之主:够了!你们三个别缠着我!我不是你们的爸爸!


夜叉:本大爷的字典里面没有穿好衣服!冷什么的才...哈啾!


座敷童子:只要我还剩一滴血,我就可以打火。


孟婆:我喂过你汤,我们就是好朋友了!


山兔:走啊一起套环。


鲤鱼精:最喜欢你了!要当一辈子的朋友哦!


清姬:别再把我拉长和荒比身高了!!


兵俑:讨厌,你就只想着打人家。


古笼火:你说我不过是个R?那我先沉默你的阎魔吧。


姑获鸟:我也有想守护的东西啊。


首无:敢不敢和我比用头跳绳?


蝴蝶精:你在作梦吧?


萤草:和我单挑吧!


彼岸花:我洒了大姨妈,在你必经的路上。


犬神:别喂我吃狗饲料!


辉夜姬:再说我是女装管狐你试试?


酒吞童子:问我发胶用量多少?我凭什么告诉你?


独眼小僧:我才是真正的一目连,那个挂着SSR的家伙有两只眼睛好吗?!


白童子:被同伴围殴的滋味如何?我殴完你还打不到我呢。


花鸟卷:你真的好奇我怎么上厕所的吗?


食梦貘:亲爱的,我在床上等你。


椒图:我不是蛤蜊!!


山童:我和山兔不是亲戚!和魔蛙也不是!!


烟烟罗:问我变成烟后能不能钻进别人裙子底下......?


鬼使白:或许他想疼爱的对象一直都是弟弟月白,而不是鬼使白。


评论(15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