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羔不是糕

【冬巡】拥抱

*看完漫画67的产物



宝石之间能拥抱吗?

答案是能的,只是除了身为双晶的紫水晶84与紫水晶33外,尽量不会去这么做──那实在是无谓又容易导致碎裂的行为,他们没有不得不去拥抱的理由,也没必要为了这件事提心吊胆、小心翼翼的触碰对方。


那年冬季法斯无数次拥抱了雪,或是跌倒或是疲倦的从满身雪中挣扎起身,有时干脆整个人趴在冰雪中把脸埋着。

「别偷懒,还有工作要做。」安特库回头看着不知从何时起就整个人融入雪中的法斯,对方一点想爬起来的意思也没有,

「我不是在偷懒,我这是在拥抱安特库呢。」法斯没有抬起头,声音闷闷的透过雪堆传出,

「说什么傻话。」安特库难以理解的看着法斯开始向前爬行,

「说到安特库会想到雪嘛。」

「你再不起来我就不等你了。」安特库不理会这个话题的继续朝目标前行,在雪上留下脚步,

「对不起,我马上起来。」法斯抖落进到衣服里的雪,艰辛的迈开步伐跟上脚步。


那年冬天法斯问了安特库,常看紫水晶搂来搂去的,那拥抱是什么感觉?与老师除外的。他答道是碎成块的感觉,他也只与老师拥抱过,其余的宝石们光是言语交流便少之又少。法斯笑着调侃对方偷懒总是冬天才起来独占老师,于是差点被锯齿状的刀切得身首异处,说是让他体验拥抱。


「你这个毫无作为三百年的家伙。」

「嘿嘿。」


-


那年冬天过去,春暖花开,明媚的阳光溶解了寒意,翠绿覆盖住雪白,法斯的心却好似冻在冬季了,连同双手与记忆一起。

自此安特库对他而言不仅止于活在冬季,他随时随地都在法斯身边,甚至一个扭头都能见到,眨眨眼转瞬间他却再度碎裂落地,仿佛还能清晰听见随着法斯心一起碎裂的声音。


安特库一直在他身边,伸手想触碰他时却化为碎块,露出内在属于他原本的色泽,映着阳光而耀眼。

明明只有寸步之离,怎么如此遥远呢?

他想出声喊他,他却将手指抵在唇上。

「安特──」


安特库拥抱了法斯的世界。

仿佛何处都有安特库似的,看什么都不免想起他,一朵花、一片雪、一抹云,甚至在错乱之际将黑水晶看成他。

挥之不去的记忆碎成片,一次次重复放映。


-


你说,月球表面的粉末像不像雪呢?

也许比雪闪耀美丽,但却远不如雪那样纯净柔软。


法斯跪在月球表面,那是前辈们的葬身之地,细碎的晶体自指间流下重回地面,仿佛连起了一座横跨过去与现在的桥梁,他不知道安特库在不在这,但这肯定是他经历过的模样,真是令人笑不出来的重逢。


刹那间,他产生了安特库就在他身后,给予他一个很轻很轻的拥抱的错觉,像是羽毛,像是没有温度的薄冰。

肯定又是错觉吧,对于看到安特库的幻觉这件事可悲的习以为常。


-


法斯趴在宝石的粉末上,一并拥抱了安特库及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同伙。


你瞧,现在不用怕肢体接触了呢,顶多被刮出小裂痕,无伤大雅。


... ...但我宁可粉身碎骨的去与你相拥。


-


听见艾库美亚能尝试恢复那些磨成粉状的宝石们,法斯心中抱有着满溢的期待,另一方面当鞋跟陷入碎屑里头时,又觉得这是如此不可能又艰难任务。月人们的科技也许值得依赖期许,但月人本身确是个未知数。

安特库,你说还有机会再见到你在雪中凛然的站直身子,听见你清冽的嗓音吗?


... ...


... ...


「四以下的还请你们放弃。」

那是把利刃,往心中层层堆叠起来期盼狠狠一刺,本来就脆弱的薄片碎成上万片,碎的彻底。

硬度三。


... ...



「大多数飘入了宇宙。」


你早已不拥抱冬天了,你拥抱了整个宇宙。

月球留不住你,月球上没有你。

为什么如此遥远呢?追不到你,一如那年在阳光微弱的冬中跄跄踉踉、寸步难行,总是望着你的背影。

找不到你,哪里都没有你,你只存在于冬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处有你的存在。

你一直很强,有能力独自守着所有人的安危,担当下艰难繁琐的工作,成了粉尘后的志向更加伟大,选择与星辰共舞。

没有你,除了存于心里的那年冬巡外再也没了你的踪影。

思念你。


... ...


「要如何决断?」

「执行吧。」


好想拥抱你。


评论(15)

热度(95)